感谢传统节日,我又有点时间来谈一些没有营养的事情。这次是 Zero Escape: Zero Time Dilemma,翻译过来应该叫做《极限逃脱:零时困境》。在游戏的开始,代表玩家的 9 人组被神秘黑衣男子 Zero 关在监狱中。Zero 告诉玩家:“我丢一枚硬币,你们猜对了正反面我就放了你们。猜输了你们就得和我玩没几个人能活下来的 大逃杀 Decision Game。”

“我猜正面。”
“啊,正面……你们赢了,我放你们走。”
“???”

ED 响起,制作人员名单开始滚动

玩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几年前看到过的“几百块的游戏,三分钟通关”的吐槽是怎么回事儿了。后来看攻略才知道,第一次玩到这里肯定会猜对,读档回来选择另外一个选项才是开篇。当然,这不单只是制作人的玩笑,还是游戏剧情里的一个 Flag。主角等 9 人算是骨骼惊奇,万中无一,他们是具有 Shifter 能力的一群人。简单来说,他们可以随时用自己的记忆替换另一个世界线上的自己的记忆,就像是冈部伦太郎的 D-mail 一样。“另一个世界线”是日本中二作品中已经用滥的玩意儿,在这个游戏里甚至直接等价于不同选项之后的分支。为了帮助玩家理解,游戏里内置一个树状图来梳理这奇怪的分叉和跳转。

最初的抉择

“世界线”树状图上的第一个抉择,右侧分支是 Zero 释放了所有人,左侧则是正篇 Decision Game

这种传送记忆这种神秘力量的一个显而易见的用处在于,如果你有这种能力,“有几率”成功的事件对于“你”来说就是“必定”成功,因为“你”可以反复尝试。比起 Shifter,Save/Loader 这个名字也许更合适。游戏中有一个小事件来体现这个现象:三位主角被困在加特林机枪面前,必须每人丢出一枚骰子,点数全为 1 才能活下来。多试几次,玩家可以安然通过,主角也可以安然通过。当然这里的概率应该经过了游戏的加工,并不会是惨无人道的 1/216。

最终,玩家推进剧情就像是 S/L,在某条分支得到的信息可以用在另外一条分支。就像有 goto 的编程语言一样忽略逻辑性的大闹。更过分的是,后来还出现了可以跨时间线的传送机——在这条分支的人甚至可能还会在另一条线跳出来——想想一下野比大雄召集不同时间的自己做暑假作业时的情景。而且显然这些 Shifter 主角们不会关心自己穿越时空和世界线之后,剩下的一堆烂摊子怎么办,他们只管自己玩得爽,不要死就好。甚至游戏中也提到他们没有考虑“被 Shift”的记忆会有什么感受。最后在留下无数个将要毁灭的世界之后,主角们(或者说主角的记忆们)解开了所有的谜题,跳转到猜硬币赢了的世界线,来到幕后黑手 Zero 的面前。没想到 Zero 欣喜若狂:

“你们没有一脸懵逼,正证明了 Shifter 的存在!”

我也觉得这很有道理,竟然无法反驳。比如“为了证明时间穿越的可行,你可以留下字条要求未来人穿越到你面前。”

我们先不管欠揍的疯狂实验学家 Zero 最后有没有吃枪子儿。这个游戏关于概率还有另外一个有趣的事件,游戏中被称为“蒙特霍尔悖论”。大致如下:

共有 3 扇门,其中 1 扇门里有奖品,另外两扇门里有羊。打开有羊的门会被视为选错。奖品在哪扇闷后面是随机的,只有主持人知道答案。主持人会先询问来宾:“三扇们中,你要打开哪一扇门?”

来宾选择一扇门后,并不立刻打开那扇门。主持人会在没有被来宾选中的两扇门中打开一扇有羊的门(不管来宾一开始选对与否)。随后主持人会问来宾:“现在没有打开的门有 2 扇,你要打开哪扇?你可以选择坚持最初的选择,也可以选择改变答案。”

来宾应该改变选择么?

如果你知道问题的答案,那么不必我赘言。如果你还想不通这个问题,可以这样思考:所谓的概率,只是人们在信息不足的情况下对未来的预测。在上述问题中,如果你是来宾,并且也没有透视眼看穿门板之类的话,你只能随便说一个答案。第一次就猜对奖品的“概率”对于你来说是 1/3。如果你知道主持人平日放羊的偏好,那么概率就会改变。如果你是主持人,那么“哪个门后有奖品”对你来说并不存在什么“概率”,因为你已经知道了答案。对于全知全能的上帝,《概率论》也许应该改名叫《瞎猜学》。

问题的关键在于主持人会在来宾第一次选择之后,会打开一扇有羊的门。如果这个行为为来宾提供了信息,那么来宾得到奖品的概率自然可以突破 1/3(不会比 1/3 更低,因为即便来宾放弃思考随波逐流,得到奖品的概率也是这个值)。这样,当你知道“如果来宾选择改变答案,得到奖品的概率可以提高到 2/3 ”这个结论就应该不会感到困惑了。

2/3 这个数字可以这样得出:来宾铁了心一定要改答案 => 第一次猜错了(2/3 概率) => 主持人开门,来宾更改答案 => 正确。

在《极限逃脱》这个游戏中,关于此有一个事件:主角们被关在毒气室中,Zero 将防毒面具放在了 10 个柜子中的某一个里。主角们选择一个柜子之后,Zero 会打开 8 个没有防毒面具的柜子,并问主角是否要更改最初的选择。当然你肯定知道答案:改变选择的话,得到防毒面具的概率高达 9/10,几乎不用 S/L 就能通过。执迷不悟则要面对 1/10 的概率多 S/L 几次。

二选一

除了神棍的设定和有趣的概率论小知识之外,《极限逃脱》能够让人称道的就是密室逃脱小游戏了。从最早接触的在 Flash 上运行的《深红色的房间》之后,我就是这类游戏的爱好者。也曾参加过一次真人密室逃脱,在北京的某栋大楼的地下室里。关于那个房间我还记得的一点是,房间有窗户,但是窗户外就是墙,简直是充满神秘感的构造。而那次真人密室逃脱体验还不错,包括了常见的变色杯、航海图、投影星图、荧光墨迹、投影小人、等等。有充足的两个小时的时间,谜题比较多也比较丰富,我们几个人几乎一直在发现新的线索才勉强在时间内完成。

回到游戏,《极限逃脱》的密室逃脱谜题都算是正统,并且胜在量多。整个游戏 20 小时的游戏时间,大概应该有一半以上玩家们都在翻箱倒柜找线索,思考这个和那个可以产生什么反应。对于这类题材的爱好者绝对算是值得玩的一部游戏。

最后总结就是,我买了就降价,G 胖万恶之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