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限逃脱:零时困境

感谢传统节日,我又有点时间来谈一些没有营养的事情。这次是 Zero Escape: Zero Time Dilemma,翻译过来应该叫做《极限逃脱:零时困境》。在游戏的开始,代表玩家的 9 人组被神秘黑衣男子 Zero 关在监狱中。Zero 告诉玩家:“我丢一枚硬币,你们猜对了正反面我就放了你们。猜输了你们就得和我玩没几个人能活下来的 大逃杀 Decision Game。”

用 AXI BRAM Controller 来调试 BRAM

尽管在做 FPGA 产品设计时,仿真是非常重要的步骤,但是仿真确实无法做到所有的事情。有一半是因为仿真的速度实在堪忧,另一半是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外设都有仿真模型。因此,上硬件调试很多时候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。为了观察片内的信号,Xilinx 为其产品提供的工具是 Integrated Logic Analyzer (ILA)Virtual Input/Output (VIO)。大部分时候,这两个 IP 简直如同神器,直到……某个情况下你想看看某个 BRAM 里装的东西是什么。

Flowers -Le volume sur printemps-

《Flowers》是我最近推的一个 Gal。准确的说,《Flowers》是一个 4 部曲:

  • Flowers -Le volume sur printemps-
  • Flowers -Le volume sur été-
  • Flowers -Le volume sur automne-
  • Flowers -Le volume sur hiver-

而我则刚推了第一部。

萝洁与黄昏古城

萝洁与黄昏古城(ロゼと黄昏の古城)应该算是我偶遇的游戏。在知道游戏之前,我的 PSV 已经在抽屉里吃灰半年。突然有个挺久的差要出,于是把 PSV 拿出来打开了 PS Store 看看最近有什么游戏可以打发时间,然后看到了它。